• 周四. 6月 24th, 2021

新商业

新商业创业学院

“影视二创”再遭打击,短视频追剧“死”于2021?

longpeng

5月 3, 2021

「核心提示」

4月,影视剪辑类短视频接连遭遇打击。先是长视频平台联合数十家影视机构,发表抵制短视频侵权的声明。随后,500多名艺人加入进来,二度联合抵制。长期游走于版权边缘地带的影视二创短视频遭遇危机。对用户来说,短视频追剧要凉凉了吗?

一个月内,“影视二创”连续遭遇两次打击。

4月23日,腾讯视频、爱奇艺、优酷等视频平台联合500多位艺人,共同发布了倡议书,再次呼吁短视频平台推进版权内容合规管理,清理未经授权的内容。此前,在4月9日,长视频平台已经联合数十家影视机构,发表了有关抵制短视频侵权的联合声明。

其中,未经授权对影视作品内容进行二次创作的短视频,是此次声明的重点“关注”对象。

目前,在抖音、快手、B站等短视频平台上,存在大量的影视类短视频,主要有吐槽、解说、剧情介绍、拉郎等类型。这些短视频吸引大量用户关注的同时,也长期游走在版权的边缘地带。

虽然长视频平台打击侵权没有错,但还是引发了网友的吐槽。有网友表示:“可以保护版权,凭什么不让剪辑电视剧,有本事把电视剧剧本的质量弄好点。”还有人认为:“一边吃着二创的福利,一边又喊着抵制,也真是吃相难看。”

对影视博主来说,未来的二次创作被蒙上了一层阴影。而更多吃瓜群众担心的是,以后还能在短视频平台追剧吗?

1、受伤的影视博主

这场资本之间的较量,让影视博主很受伤。

很多中腰部的影视UP主告诉豹变,二创的变现能力并不高,与剪视频所耗费的时间、精力相比,根本不赚钱。大部分UP主是“用爱发电”,比起物质回报,他们看重的是精神上的满足。

影视解说UP主“剪刀手壞兔1412”在B站上拥有1.6万粉丝,他主要解说的影视剧有《西游记后传》《水月洞天》《灵镜传奇》等。壞兔说,按照他过往的经验,影视的版权边界很模糊,之前没有严格的规则,有的只用一点片段就不行,有的把全剧分段切了上传也没事,处不处理要看平台。

还有一些影视爱好者是基于自娱自乐等诉求,随机上传影视相关短视频。

笑笑最开始尝试做短视频,是因为粉了一对视频周边比较少的“CP”。当时正值放假,于是她就开始自己剪辑。视频发出后,逐渐有了粉丝的关注。

评论和弹幕里时不时出现的“太喜欢UP的视频了”等表扬,以及粉丝的“催更”,是笑笑心甘情愿熬夜剪片的动力。

笑笑对豹变表示,如果未来二创真的需要购买版权,她会考虑版权的价格以及自己对于素材的喜爱程度,有可能会为自己的爱好花钱,不过肯定不会像现在这么高产了。

侵权风险最大的,应该是“XX追剧族”“XX热剧”“XX剧透社”这样的影视营销号。这类账号靠“搬运”影视内容获取流量变现,其中不乏新近热映的电影、电视剧片段。

大部分影视博主都认为,整改那些无良营销号是没有问题的,这样的非法牟利应该重点打击。

《2020中国网络短视频版权监测报告》显示,仅2019年至2020年10月间,疑似侵权链接超过1600万条,独家原创作者被侵权率更是超过9成。

剪辑收徒、插播广告、带货、卖课……影视营销号有着各种各样的吸金手段。在社交平台搜索“抖音剪辑”,可以看到“抖音剪辑号月入过万”的个人经验贴。

收徒是营销号的变现方式之一。

据《工人日报》报道,在一些“影视搬运群”中,群主会分享一些躲过平台审查的技术手段,并表示可以提供现成的素材,只需支付499元的学费。

视频平台的联合声明发布之后,豹变多次试图联系短视频平台上收徒的影视博主,截至发稿,均未得到回复。

2、长短视频,必有一战

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;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

在制片赵乾看来,此次联合声明就是长视频平台想让短视频平台“放血”的一次提醒。

对长视频平台来说,目前短视频平台上影视类视频动辄上百万的播放量,截取了很大一部分流量,可能会导致长视频平台逐渐失去用户。

2019年,中国短视频用户使用时长首次超过长视频。根据《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》的数据,截至2020年6月,短视频用户规模达8.18亿,占网民整体的88.3%,人均单日使用时长已经达到了110分钟。

长视频平台的主要收入来源于会员和广告。虽然长视频平台都在通过“会员费涨价”来努力提高收益,但总体来看,爱奇艺、腾讯视频等长视频平台仍然无法扭转亏损的局面。

究其原因,一方面是因为目前资本更偏爱短视频平台。《2020中国互联网广告数据报告》显示,2020年短视频广告增幅达106%,远超长视频广告25%的增幅。

另一方面,长视频自身会员天花板几乎触顶。以爱奇艺为例,2020年Q1时期的会员数为1.19亿,Q2为1.049亿、Q3为1.048亿、Q4为1.017亿,会员数量呈下降趋势。

此外,长视频平台对于内容的高额投入,也给自身经营造成了不小的压力。爱奇艺财报显示,爱奇艺在2017年的内容投入为126.27亿元、2018年投入210.61亿元、2019年达到了222.47亿元。

因此,爱奇艺连年亏损的局面一直无法扭转。财报显示,2017年爱奇艺净亏损37亿元、2018年净亏损91亿元、2019年净亏损103亿元,到了2020年有所好转,但仍然净亏损70亿元。

面对短视频的崛起,长视频平台已经丢失了“流量王者”的宝座,如果内容版权这一护城河一旦干涸,或许会造成更多的用户流失。长视频平台要想减少亏损,就必须要争夺“内容高地”。

优酷、腾讯视频、爱奇艺为了与短视频平台抗衡,也在积极布局自己的短视频专区。

以爱奇艺为例,在手机APP上设有“随刻视频”;在PC端,下拉菜单栏可以看见“爱奇艺短视频”,还用“Hot”重点标注。可以看出,长视频平台想从短视频平台那里将创作者和观众一起争取过来。

然而,长视频平台的短视频专区战略并没有取得显著成果。以影视账号“宇哥讲电影”为例,他的B站的粉丝数有68.3万人,微博粉丝数为225万,但在“随刻视频”上,他的粉丝数只有27万。类似情况的影视博主不在少数。很明显,影视博主在其他平台的流量要更好。

影视爱好者小海说,周围很多年轻人都把抖音当作视频网站的替代品。现在年轻人生活节奏快,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看动辄几十集的“长剧”。抖音上的精华剪辑满足了自己的娱乐和社交需求,不仅能快速看完一部剧,还能和周围人讨论。

赵乾表示:“短视频追剧一旦形成大气候,将会是长视频平台的末日。”

3、未来蛋糕怎么分?

弱者受困于规则,强者利用规则并游走于规则边缘。

长视频平台不想蛋糕被分,所以宁可切掉任何会偷食的可能,实质上还是想掌握绝对话语权。

有知乎网友认为:“从去年某不可说粉丝举报同人平台,到现在不允许视频剪辑,都意味着给同人的压缩越来越多了,也意味着通过同人大火来扩大影响力的途径不见了,我们终于成为了无聊的接受者,我们只能成为营销的傀儡。”

虽然现在网络上关于此次联合声明的讨论比较激烈,围绕“创作自由和垄断”的声音不绝于耳,但是还有一部分人持观望态度。

影视博主“发条张的野馄饨摊儿”拥有249万粉丝,他在长视频平台发表联合声明后,发了一条调侃的微博:“真要是影视解说干不下去我就回家带孩子,换媳妇上班养家。”

当豹变联系到他,想和他谈谈对此次声明的看法时,他表示,声明过后没什么动静,等真正发生了什么再采取对策。

行业内人士也认为,现在是阵痛期,资本之间还没有谈拢。比如,前几年今日头条刚刚崛起时,各大传统媒体也是纷纷告其侵权,到现在,媒体与今日头条不仅没“撕破脸”,反而达成了合作关系。

有行业内人士猜测,未来影视公司或者平台将会出售自己影视剧的二次创作权。二创作者需要购买创作权才能进行创作。如果你想买多家,可以去专门的版权平台充个会员。

4月23日,影视行业第二次联合倡议书发出之后,影视博主龙龙在微博上说,该声明更多是针对纯搬运、cult剧透类的影视短视频。不过,她询问某平台方对接人时,对方表示,非剧方授权的活动,在其他平台发可能会被下架。

某平台对接人的回应。

龙龙告诉豹变,未来她还会继续剪辑,只不过在制作短视频的时候,可能不会带上剧名、角色名,以规避风险。

不论未来这个声明会产生多大程度的影响,长视频平台需要提供更完善的授权机制,这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。

其实,从法律层面上看,保护影视版权毋庸置疑。但是影视行业是一个文化行业,在现实生活中与观众有非常紧密的联系。找到一个生态平衡点,调节好各方利益关系,体面地解决纠纷,才有可能建立一个良好的影视文化环境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